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小的博客

我喜欢我收藏,我是小蜗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做新闻,就是和时代的疾病打交道  

2012-04-18 18:53:36|  分类: 社会现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做新闻,就是和时代的疾病打交道 - 王开岭 - 王开岭的博客

 

 

(精神访谈录之10)

问:那么,据您观察,新闻的这份“苦力”做得怎么样?是否尽职尽责了呢?我很多朋友都说他们几乎不看电视,尤其央视。不喜欢,也不信任。

 

答:我理解这种反应。作为新闻意义的媒体,中国电视太不尽人意,比纸媒逊色不少。若没有电视剧和娱乐撑着,恐怕中国电视机卖不过收音机,更不用比电脑。

前几天,在给《新闻调查》节目评片时,我说我们不应忘记一个常识:“新闻是有用的!要清楚每一个选题在当代生活中的位置,要清楚它的敌人是谁,它要改变什么。”我的意思是,媒体的使命即推进社会进程,不要只顾凑热闹、赶场子,它要有自己的“注意力”,且媒体间应有缔结共识的默契和愿望,形成规模效应和追击力,进而实现“公共视线”和“时代注意力”,最最重要的,要追求效果,追求社会细节的实质性改变。我提到了三鹿奶粉事件,它虽轰动一时,但并没因此而推动全社会的食品安全治理、权力问责和制度完善,这是非常遗憾的。一起如此恶性的事件,其生命代价和社会成本之高,若不换来更大的时代收益,实在愧对它的发生。新闻就像种庄稼,它不能颗粒无收。

中国太需要一场食品保护战了,中国人是怎么死的?大多是毒死的,超标农药、工业废水、激素、瘦肉精、硫酸、甲醛、添加剂、地沟油、增白剂……凡是化学上有的,食物中全有,中国人的化学知识全用在了养殖和食品加工上,大家活得实在太顽强太不可思议了。每个人都是受害者,无人有豁免权,你害我我害你,同归于尽。前几天我还和同事说,我们现在天天关注医疗改革,觉得这很重要,是很重要,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,就是食品安全,因为中国人的患病机率太高了,抛开个人的生命和健康损失不说,今后的就医成本将吞噬掉多少社会财富?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多大的坑啊?国民的生命、健康、财富和伦理全都将填进去。就算你的医疗福利全世界一流、像陕西神木县那样全民免费医疗了,又能怎么样呢?所以我写了一篇文章《我们生活在险境中》,太危险、太悲哀了。而现在很奇怪,治病似乎比不得病、少得病还重要!医疗制度改革可全民大讨论,媒体可批评,学者可建议,代表可提案,但食品安全却浅尝辄止、讳莫如深,民间注意力和政府注意力都太涣散,甚至捂着、掖着、装聋作哑,怕什么呢?怕影响经济秩序和地方利益、增添不稳定因素?怕有损国际形象吗?人家批评你一下怎么啦?你才是你的受害者啊,你才是你的掘墓人啊!

灾难可以“兴邦”,也可以打水漂。而媒体注意力转移太快,这样就孤立了该事件,它被快餐式地迅速消费掉了,甚至被娱乐化了。当然有新闻环境和权力干预的困扰,但根源还在于自身,我常感到现在的媒体往往情不自禁就往娱乐路线上靠,喜欢花哨和离奇,喜欢扑蝴蝶——重事件的表象和形式、轻其内在矛盾和价值重心,主动性和发现性不足,对“新闻”的理解有问题,对选题的价值判断和评估有问题。

记得那天我还说了一段话:“做新闻,就是和这个时代的疾病打交道……我们采访,多数情况下,并非一个健康人对患者的考察,很大程度上即病友之间的探访。我们都是时代的患者,都是病菌携带者,只不过发作与否、病情的进程和严重度不同。”我是针对孙伟铭酒驾肇事案说这番话的,《新闻调查》恰好有这样一期节目,柴静的采访。我的意思是说:从事件链条的终端看,孙近乎一个不可理喻的恶魔,但如果把他送回去,送回链条的起点,回到他饮酒的那个晚上——那个拉开车门的动作之前,他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“我们”,我们的邻居,我们的同事,我们中的任何一员。他的道德、习惯、优缺点、生活方式都很正常(工作信誉不错,同事口碑很好,孝敬父母等等),都不低于这个时代的大众“平均值”。所以我说,某种意义上,对他的判决也是时代对每个人的判决。特别柴静在采访中有个很好的“加班”环节:她反问受害者家属有无醉酒驾车的经历?对方坦言有。(我说,柴静是个习惯在采访中做“精神加班”的记者,这就拓展了事实空间和思考空间,也找到了这个题的时代位置。而一个记者光背驮纯粹的新闻任务、靠专业理性走不出这么远,他会早早结束掉自己的工作。是综合的人文素质帮助了柴静,面对时代疾病,她的诊断包含“中医”的方法,呈现出一种系统的、通体的、表里的关切。或者说她是一个学过中医的西医罢,因为她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系统,基本还是自由知识分子的属性。)

新闻的职能是批评,而批评的前提是承认这个环境就是我们的家园,既爱又恨的家园,我们都是这个生存共同体的构件和元素,都参与了它的缔造和运转,我们不要给自己太多豁免权和审判权,要承认彼此间并不那么远。只有把一个人“送回去”,送回他的生活位置和肇事起点,我们才能谈了解和理解;只有不把这个人孤立和开除出去,才能看清该事件于时代生活的意义,于每个人的意义,我们才能在和别人交流的同时完成与自己的对话。

 

(全文收入《古典之殇》,王开岭著,2011年版)

做新闻,就是和时代的疾病打交道 - 王开岭 - 王开岭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